幸村绫乃

【利笠】流年(一发完)

抓个以前的文来充数……
这文唯一的亮点是我“预言”了兵长的姓x写这文的时候原作还没到兵长姓阿克曼。

今天的风似乎有点大啊。
三笠阿克曼看着自己的影子慢慢明显起来而后又逐渐黯淡,直到消失为止。
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留痕迹。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人类在巨人面前…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消逝只是一瞬间的事,又有多少人会记住呢。
不,总有人会记住的。绝对。
即使是像三笠这样一切以艾伦为中心的人也是这样坚信着的。
然而今天她…好像做了件很不好的事情,对那个矮…对利威尔兵长。
什么情况也没了解就随便责怪他没有照顾好艾伦。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利威尔班全灭。
因为艾伦,利威尔班全灭。
即使真的很讨厌那个矮子,三笠仍觉得有些愧疚。
况且连自己的命,都是他救的。
因为自己的不清醒,让那个矮…利威尔兵长受伤了。
不过是个矮子…但不得不承认,人类最强,他当之无愧。
“利威尔兵长!您怎么在这里?!”
一声叫喊唤回了三笠的思绪。真是的那个矮子…不知道自己腿伤还没好么。
“喂。”虽然这么说真的很不爽,但那个矮子始终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去关心一下也无可厚非吧。
利威尔停下了脚步。
“兵长我想你现在应该在房里好好休息才对。”三笠的话依旧平淡地没有任何波澜,艾伦以外,任何人都与她无关。——至少她自己是这么想的。
“嘁,小鬼。你管太多了。”利威尔发出了他最爱的那个语气词,语气很是不屑。但是明眼人应该不会没有看到他脸上因被下属别扭地关心而显现出的一丝欣慰。不过很可惜,三笠似乎不属于明眼人的范围。
“死矮…兵长,请您务必好好休息。”除了这样说,三笠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自己这个死倔又不领情的长官。
“士兵阿克曼,我想这点小伤还不算什么,对于我——这个人类最强而言。”利威尔当然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少了他的话,说不定又会有更多的人无辜牺牲。这些年他已经看够了。说到底,现在人类了解的关于巨人的一切都是无数牺牲换来的。换句话说,现在的人类,是踩着同伴的尸体过来的。——所以,一定要活得更好。
“兵长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人类最强就不是人类了吗?我可以代替你成为下一个人类最强!”三笠的目光坚定,微微低下头直视着利威尔。
“嘁小鬼,别太嚣张了。”利威尔莫名有点心疼这个女孩。他不知道她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可是在这样一个年岁的女孩竟有这样的担当和本领,想必也都是些不愉快的记忆吧。
“不是开玩笑的兵长,无论是艾伦还是其他人,我都会保护。”三笠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许下这么一个不切实际的承诺。或许是为了安抚小矮子,也算是…对自己的过错的补偿了。
小鬼又在逞强了。
“保护艾伦以外的其他人?就你?别讲笑话了。”只要碰到和艾伦有关的事就会失去理智,保护其他人?
“…是。兵长,我很强。”难道小矮子不相信我的实力?
“还是算了吧。我不认为现在的你有这个能力。你觉得我的腿伤因为谁?”实际上利威尔早就猜到这个小鬼叫住自己的目的。大概是来道歉吧,真是不坦承的小鬼啊。如果可以,利威尔并不想以此来揭她的“伤疤",可是小鬼是不是太笨了呢,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
不出意料的,那个女孩垂下了眼帘。
“小鬼,不要小看我。”利威尔凝视三笠片刻,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记住,人类最强永远都是人类最强。即使是受了伤的人类最强也还是人类最强。小鬼。”利威尔丢下一句话。
是错觉么。矮小的身影蓦地高大起来,那种压迫感,让人无法直视。
“…矮子别罗嗦! 都说了我会成为下一个人类最强了!”所以…别什么事都自己扛。
三笠惊异于自己的这个想法。成为人类最强什么的…三笠并不感兴趣。只要拥有能够保护艾伦的力量就足够了。
可是此时,她愈发觉得那个矮子的背影太单薄了,让她产生一种放心不下的感觉。
“…三笠阿克曼。”
“是。”
利威尔似乎叹了口气。
“我并不希望你继承我。”只有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才知道这个位置的压力与无奈。三笠的话,怕是承受不了吧。
可是…
“你是认真的吗?”利威尔的表情严肃。三笠仍是一副不悲不喜的样子,只是漂亮地行了个军礼。
“为人类献出心脏!”
“嘁,还真是自大的小鬼啊。”
“是。”
“记住,我最讨厌死亡了。”
“是。”
“所以,不要死。”
“…”三笠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这个年代,死不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么?如果是为了保护艾伦,死个十次八次又有何妨。
“怎么了小鬼,这么不干脆是得不到我的认可的。”
三笠对上了利威尔的眼睛。
虽然是死鱼眼…不过还真是很漂亮啊。像宝石那样闪烁着光芒,真美。
那双眸子里有严肃,有认真。似乎还有…淡淡的温柔和…一丝期待…?
三笠被这双眸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样的眼睛,不想它消失…还想再看到…还想再看到露出这种表情的死矮子…
所以…不想死。
“Levi, I promise.”
又这样静静地对视了几秒,利威尔移开了视线。
“我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居然跟你这种小鬼耗了这么长时间。”利威尔看似不屑地说道。
不屑?那必须要忽略眼底温柔的笑意啊。
利威尔迈开坚定的步伐,一瘸一拐地走了。
看着利威尔的背影,三笠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她很轻易地就追了上去。——毕竟她可不是什么伤员啊。
“兵长,您的腿的事对不起。我扶您回去吧。”她叫自己兵长的声音怎么觉得有点刺耳…?明明“利威尔”会更好点。
“嗯,不必在意,小伤习惯了。”
三笠默了默。这个男人,到底有颗多么强大的心。好像…有种奇怪的感情冒出来了,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多年以后三笠明白了,这种感情叫心疼,是爱的萌芽。
“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话,mikasa。”他叫自己名字的声音莫名觉得很好听。
是。
就算是为了能够再次看到露出那样神情的你的眼睛,我也会活下去。
【伪】Fin.{想看不明显cp向的到这里就可以停了。}
-九年后-
人类第74次壁外调查。
也是人类与巨人的决战。
赢了。人类赢了。
在无数惨绝人寰的尸体旁边,希娜之墙里的人们载歌载舞。
嘁,一群猪猡。
赢了。虽然赢了。
可是牺牲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光是调查兵团,死伤就将近九成。——没错,能活下来的都是精英。
结束了吗…?我…活下来了?太好了,遵守了约定。
“艾伦,我们赢了。”三笠沾满血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岁月的洗礼让当初那个坚强的小姑娘成为了一名优秀强大的美丽的女人。
“…是啊, 赢了。”解除了巨人化的艾伦虚弱不堪,可是三笠并没有像九年前那样神色紧张地抱着他了。
都长大了呐,艾伦也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阿克曼分队长,利威尔兵长在找您。”
三笠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知道了。”嘁,那个矮子没死…没死。太好了。
在与巨人的斗争中,保护好自己就已经很困难了,还要稍稍地保护一下艾伦,哪还有精力顾得上别人?
要关注别人,就必定至自己的生死于不顾。
但是不行的。答应过的,要活下去。
“喂。矮子。”
“喂。小鬼。”
“好好活下来了嘛。”
“好好活下来了嘛。”
没有事先约好,只是自然而然地就这样说出了口。
那一战开始前,几乎没人敢想自己的未来。
未来?只要有巨人存活人类就没有未来。
可是现在不同了。
“mikasa,等你擦干净了脸,愿意和我去地图没有画到的地方去吗。”
九年的时光在利威尔身上似乎没有留下痕迹,既没有长高也没有变矮。
“是,levi.”荣幸之至。
两人相视一笑。
“mikasa,今年我也有43岁了啊。”
“是。”
“好想要个孩子。”
“是。…诶…?”
“想要个孩子。”
“好。”从今以后,你想要的,我全部给你。
【伪】Fin.{想看HE的就此止步吧。}
-十八年后-
城外墓地。
裹着红色围巾牵着一个约摸8岁的女孩的少妇走在阴森森的墓地中。
与其说是阴森森,倒不如说是庄严肃穆吧。毕竟长眠于此的,都是历史上与巨人英勇作战的英雄。
少妇蓦地停下了脚步。
“levi,我回来了。”
少妇面前的那块墓碑上,有很显眼的 一个人名:Levi·Akerman.
少妇慢慢地蹲了下去,然后,抱住了那块墓碑。
露露阿克曼发现母亲的肩膀抖得厉害。
“妈妈,没…”露露蹲下想看看母亲怎么了,却看到了满脸的泪痕。
露露阿克曼很吃惊。
即使知道这块墓碑底下的棺材里躺的是自己的父亲,她依旧很吃惊。
因为她以为母亲根本不爱父亲。
在父亲的葬礼上,母亲没有流哪怕是一滴眼泪。甚至在葬礼后便匆匆去了远方。
她发誓,她活到这么大,只看过母亲哭过两次。
一次是现在。另一次是某天的夜里。
那天母亲突然醒了。借着月光,露露发现母亲的脸上似乎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艾伦舅舅告诉她,母亲那是哭了。
不过绝对不是因为父亲哦,因为母亲那时候一直念叨的是“矮子”,而父亲的名字是利威尔嘛。
少妇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调整好情绪,对身边的女儿说道:“去找艾伦舅舅吧。”
之后就不愿多说一句话。
露露懂事地走开了。身边的大人都这么对她说过,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说什么就怎么做,不要让妈妈伤心啊。
露露记得的。
待女儿走远,少妇整个人都软了。
“levi…levi…levi…已经…六年了啊…我还好好地活着哦…”
她还记得,丈夫躺在病床上握着她的手对她说:“mikasa,活下去。然后代替我看遍地图外的地方。”
自己那时候,是说了“好”吧。
levi,答应你的,我已经做到了哦。所以现在,我回来了…
真想去陪你啊…在那个世界,很孤独的吧。
少妇缓缓抬头看向墓碑。
[利威尔阿克曼死因:旧伤复发。因治疗无效,寻病终。]
[这个伟大的、人类最强的战士一生都奉献给了人类,让我们对他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levi你看,即使是死,也摆脱不了“人类最强”的称号呢。在那边,你会不会很累呢…?
至今为止,多少人指着我对别人说,看,那个人叫三笠阿克曼,是个英雄。
我也会觉得累呢,那你呢levi。
好想去陪你啊,好想去陪你啊。
levi…没有了你的我,也是孤独的啊。
levi,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候大概就是你给我给我的婚礼了。
你从艾伦手里抢过了我。
你略显粗鲁地给我戴上戒指。
你眼里露出的微不可见的温柔。
以及你仰起头想吻我的冲动。
一切的一切,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呢levi。
其实你一直在我身边吧,其实你一直很不服气吧。
想吻我却被我抢了先。levi,其实你微微吃惊的样子我真的很爱看哦。不如说,什么样的你我都最喜欢了。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的“以吾之姓,冠汝之名”么?
那时候你的表情还真是可爱啊levi。你一定想不到会有人这样形容你吧。
虽然你当时很不屑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你的内心是很开心的吧。
终于有了真正的家人了呢。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而言。
我这一生全部的幸福似乎都在那天用完了呢。不过好开心。
levi我好开心啊…
真的很开心哦…能遇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我也有怨你的地方哦。为什么不让我陪你一起死呢?
还真是自说自话的可恶的矮子呢。
这么自私,不知道谁才是小鬼呢。
留我一人独活什么的,你有好好想过我的感受么可恶的矮子。
可恶的矮子…最讨厌了…
最讨厌了…可是还是好想你…
矮子…levi…真的好想你啊…
想到…想去那个世界找你。
不过。
少妇胡乱地擦干了眼泪。
即使如此。
我还是会活下去的。
放纵自己我保证,只此一次了。
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因为我和你,约定过了不是吗。
少妇拍拍衣服,清理了墓碑附近的杂草,毅然决然地离去了。
没有回头。不敢回头。
【真】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