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村绫乃

【幸村BG】Better(一发完)

旧文

幸村文海走在夜幕初临的街道上。
满目的霓虹灯映出了东京这个国际性都市的繁华——以及背后的淫靡。
文海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幕。
她说「精市,我想我需要冷静。」
摔门而出。
她苦恼地捶捶头,怎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么不理智。
她是五十岚文海,两年前冠上了「幸村精市」的姓的五十岚文海。
她和幸村精市初中就认识了。
「一见钟情」似乎可以用来描述她对于幸村精市的感觉。——哦没错,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貌协会会员。
不过看起来赏心悦目的人谁都喜欢,但那不是爱。
文海知道,她爱幸村精市,很爱很爱。
她爱他的霸道,爱他的腹黑,爱他的努力,爱他的坚强。
同样爱他的「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想法。
国三那年的全国大赛给人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而看到那样的少年,文海没办法做到不喜欢。那样的精市,让人心疼。
他们是王者啊,无法胜利的对决毫无意义。
也就是那个时候,文海正式认识了幸村精市。
之后两人的故事其实很平淡。
慢慢熟悉,发展JQ,有好感,告白,在一起,结婚。——精市现在成为了职业网球手,还没想要个孩子。
回忆起高中的岁月,文海笑得很苦涩。
几乎是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他。
原来的她模样清秀,但绝不是什么大美女;原来的她成绩平常在年级一百名左右徘徊;原来的她毫无特长,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原来的她。
为了幸村精市,她变成了更好的她。
她学会打扮自己。学姐告诉她,要追到男神,不一定需要长得多么漂亮,但一定不能丑。于是她学会了打扮自己。素颜清秀的她,上了淡淡的妆之后意外地添了几分妩媚。
她开始频繁出入各种补习班。事实证明,没有什么真正的傻瓜。有的只有愿意努力和不愿努力的人。从此她的名次从未跌到十名开外。
她开始学习鉴赏画作,特别是印象派的,雷诺阿。她当然知道一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高中学绘画是绝对来不及了。她还重拾幼时学习过的小提琴。
终于,她成为了更好的她。她成为了别人眼里配得上幸村精市的她。
——你不累么?
闺蜜曾经这么问过。
累啊,很累啊,怎么会不累呢。
但是愿意么?
愿意啊,很愿意啊。
……怎么会,不愿意呢。那样优秀的少年,怎么会不喜欢呢。
她如愿以偿地和他在一起了。
别人眼里天造地设的一对,是建立在文海深深的自卑上的。
并不是怀疑幸村不爱她——幸村是个负责的男人,不喜欢她是断然不会同她交往、同她结婚的。
但她深深地自卑着。不管是别人看来多么般配的一对,文海都是自卑的。只是她把这自卑藏得很深,藏在——骄傲里。
「傻瓜。」幸村文海听见自己说。
那么后悔么?
自然是不。无论轮回多少次,五十岚文海都会向幸村文海而努力。
那么要让以后的自己后悔么?
自然是……不愿意的。
文海想起这次同精市的吵架。
导火线是一份体育娱乐报的报道。
——【新晋实力网球手幸村精市样的妻子VS旧爱!?】
那份报道上登着两张照片。一张是文海挽着精市的手臂,一张是精市国三时的女友古井秋子和他的拥抱。
一张亲切却不亲密,一张亲昵却不做作。
虽说文海和精市是故意在媒体面前保持距离的——毕竟如果被传出「幸村精市只爱美人不爱江山。」这样的话会很困扰的——即使文海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美人,但,文海很不爽。
她知道自己太不成熟了,但是……忍不住啊。
她想要个孩子……她太没安全感了。
但她不会跟精市说。对她来说,精市是第一位的;而对于精市来说,网球是第一位的。
她可从来没有妄想过取代网球的位置。
倒不如说,如果精市把她放在第一位,就不再是她深爱的那个男人了。
但她想要个孩子。真的,特别想。
可她不想说。
所以这次和精市的吵架,其实只是文海自己跟自己怄气而已——别扭得要死的少女,哦不,是少妇。
而她,现在冷静下来的她……明显是后悔了。精市也会觉得她是无理取闹的吧……?
啊啊啊啊——这么想着就好讨厌啊!
她后悔了。怎么办。
「那个……五十岚啊不,幸村桑……?」
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文海似乎没有注意这句问话。
而那个女人也不恼,将文海的面容看个真切之后,再次开了口。不过这个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幸村文海桑,是吧。」
「诶诶——」文海面前这个女人……文海从没想过她们会像这样重逢。
——古井 秋子。
文海定了定神,用在外人面前一贯的淡然的态度说「好久不见,古井桑。」
「是呢,自从初中毕业以后——也有十年了吧?」
文海这才开始打量起前情敌。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古井秋子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不过,敛去了她的自傲——这是当年精市和她分手的原因之一。
十年的时光,使她成长了,成熟了。古井全身上下散发这一种温柔淡雅知性的气质,配上姣好的面容——啧啧,估计现在也是不少男人的梦中情人吧。
「是啊,一切都好?」文海收回了视线,客套道。
「大学毕业后嫁给了一个学长——所以我现在,已经不姓『古井』了哦,齐藤秋子。现在孩子已经一岁了。」提起挚爱,古井秋子愈发温柔了,在霓虹灯的映照下,整个人闪着温暖的光。
结婚了啊,有孩子……了啊,真好呢。

看着文海走神的样子,又联想到她前不久看到的体育八卦新闻,齐藤秋子微微地叹了口气,心里自是明白了七八分。
「幸村桑?」看着文海回过神来,秋子继续道「我看到了,那个八卦新闻。」
「一切都是空穴来风。——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懂的,幸村桑。」
「精市君有多喜欢你,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秋子不是猜不到文海的付出。或许以前不懂,但现在,一切都已明朗——幸村文海为了得到幸村精市的爱,付出了很多很多。然后,幸村精市回报给她的爱,不比她少。
「现在。」
「现在的你,还不明白么?」
幸村文海,才是幸村精市的现在啊。
不管她是怎样的,她都是幸村精市最爱的女人,幸村精市的妻。
幸村文海豁然开朗。
还有什么不确定的呢?不如说,什么都不确定也好,什么也不知道也罢。只需明白「幸村精市是深爱着幸村文海的。」这一点就好。
这是文海,不必自卑的最大理由。
「那么幸村桑,需要找个咖啡馆好好谈谈么?」
「……不了!谢谢古井——哦不齐藤桑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文海小跑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时的,渐渐放慢了脚步。
她回过头去,恢复了一贯清淡的模样「不管怎么样,齐藤桑,都谢谢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态。
文海没有听到秋子飘散在空中的话语「真是个……笨蛋呢。为了能配上『幸村精市的妻子』这一身份,在人前伪装似乎已成为习惯了呢……笨蛋。」
好想。
好想见到精市。
立刻马上。
好想见到精市。
文海这么想着,于是,在下一个路口的拐角,遇到了一脸焦急的幸村精市。
她看过跟身边的人闹着玩时的狡黠的他,看过球场上君临天下的霸气的他,看过化学考试时纠结的他,看过一个人作画、读书时宁静的他,也看过……被病魔折磨无奈而不甘的他。
可是,幸村文海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焦急的他。
以至于他一看到文海,便什么都不在意,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到了文海面前「到底去哪里了……!?」
说完,不给文海解释的机会,便深深地吻了下去。
直到文海几近缺氧,才稍稍放开「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
说完就又压下一吻。
——真不愧是运动员啊……体力太好了……
这是文海无力的缩在精市怀里时的最大感想。
她听见她最爱的男人说「文海……其实我一直都懂的。我爱你啊文海,所以我们今晚——一起造人吧?」精市口中呼出的热气打在了文海红得不像话的耳垂上。
第二天,幸村文海请了一整天的假。
FIN.

评论(3)

热度(10)